Categories

Login

政府政策 >>>

致“我是龙仔”:请不要乱套种族主义

一碰关系到你宗教信仰的宗教敏感的课题,你马上被抹黑为种族极端分子。看来大马的教育系统忘了推介自由民主制度的课程给学生。

“我是龙仔”是误解个人互相尊敬的自由和国家法定的官方礼仪的差别。

黄部长有个人自由去学习任何她喜好的招呼手势,但要把存有宗教成分的手势立法为官方礼仪就不妥当。

泰国佛教徒主导的政府没去立法双掌合一的手势为官方礼仪或强制泰国回教公民要以双掌合一的手势打招呼。在泰国国土,双掌合一的手势很普遍是因为泰国佛教徒占了人口的95%。

要求政府尊重少数人的宗教感受是一个民主和合理的要求,不明白为何此诉求会变成一个种族课题。

大马人如“我是龙仔”不只对言论自由的认识肤浅和不了解宗教感受,文章里口出脏言是对自己和别人不敬的不礼貌行为。切记言论自由不是以粗话招呼别人的自由和手势。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37127

不过是一个手势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37035

我是龙仔
7月12日

不过是一个手势
关种族宗教什么屁事?

不过是一个手势
没有人拿抢指着你
一定要比手势

不过是一个手势
非回教徒同样手势回应
也不是什么错事
他们尊重友族文化,那又关你屁事?

不过是一个手势
如果连这样的小事
都要搞到大件事
你是不是吃饱没事?

总而言之,
极端为我族独尊主义者,你肯定是。

黄燕燕的问候手势有待商榷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36948

黄士春
7月10日

报载旅游部长黄燕燕医生说,内阁已在数星期前,通过把右手放在左胸前的手势,作为我国统一的问候手势,使我国成为一个旅游国。

我的第一个印象是:这个问候手势原是回教徒的礼义,回教徒经常都在见面握手后,把右手轻触一下左胸,以表示“有心”(因为人的心脏在左边)。作为一个非回教徒,我经常都不以同样的手势回应。

不过,可能是出自无知或表示同样“有心”,近些年来,已有一些非回教徒开始有样学样,很自然的作出同样的回应手势;我甚至在一些电视画面上留意到,连一些年轻的非回教徒国州议员YB也来这一套。

黄燕燕还引述了“泰国人和人见面时,总是双掌合十,以 ‘萨瓦蒂卡’向人亲切问候,也成了泰国的旅游特色之一”。

我的第二个印象是:合十原是佛教徒的问候礼义,作为一个佛教国家,泰国人以这种礼义见人,原是很自然的事。其实,这种佛教礼义,在佛教界也很普遍,像台湾的佛光山人,法鼓山人,慈济人,见面或道别时,都来个合十,然后说声“阿弥陀佛”。

可惜,黄燕燕没有透露,作为旅游部长,她是否有在内阁通过这项决定前,将这手势的文化宗教背景及其含义汇报内阁。如果没有的话,我看黄燕燕在向媒体作出这项宣布之后,不妨听听民间的反应,然后再向内阁反映。

如果民意都认同以回教礼义“使我国成为一个旅游国”,从而公告全世界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那就最好不过;但在确定这项民意认同以前,黄燕燕的手势,在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似乎还有商榷的余地。

The nkkhoo.com comment board with Facebook account.
小心聲 says:

"要穩定,不要亂"?
到底是那些流氓想亂?到今天,我們祇看到,聽到那些搗亂在野黨和異議學生講座的流氓"要亂",那些不知恥的"退伍軍人"在守法良民家門口鬧,還有那些不曉得是否"倒唸經書"的pseudo回教徒在檳州鬧!:( 似乎"不要穩定,要亂"的是馬華的”abang Adik” 咧!蔡CD!! 不要乱… 不要乱乱来… 恐吓人民!!!

華德 says:

一个很好的文章,分享给所有的人…

作者: 程嘉乐
栏名: 八方论见

每次被批评当家不当权的时候,马华总是摆出一副愤愤不满的架势。除了批评在野党抹黑以外,马华也向华社哀诉爭取权益的艰辛,更提出「有人在朝好办事」的谬论。但口水多没有用,实例才能说服大眾。

打从年初开始,吉隆坡轻快铁延长计划在私人界与民间引起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征地与赔偿,路线规划与施工问题都引起民怨。其中吉隆坡市区苏丹街的土地纠纷更是眾人焦点。另外,某些高级住宅区如白沙罗住民为了自己產业的价值抗议有关路线穿越该区。相反地,华裔人口稠密且
塞车问题严重的甲洞、增江一带却被拋在一旁。

虽然政府希望通过这项总值超过500亿令吉的计划改善吉隆坡市区和周边卫星城市的交通拥挤情况,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它是由国家基建公司和陆路交通委员会负责。该委员会主席是前外交部长赛哈密,其官职等级相当于部长。而马华交通部长江作汉只是该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在这一段时间,媒体上可见到有关江部长和有关部门的新闻可说是寥寥无几。

就在轻快铁计划如火如荼展开之际,4月可说是江作汉见报率最高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他为WWW车牌奔波,最后还与卫生部长廖仲莱在车牌问题隔空过招了一段时间。在7月初,马航接收了该公司所购买的第一架A380空中巴士客机。江作汉也连续数天在有关新闻上出现。轻快铁计划和WWW车牌、马航接收新客机比较起来,前者对吉隆坡未来数十年的发展造成举足轻重的影响,但是为何身为部长的江作汉並无实权?

同样的,最近受华社所关注的燕窝出口中国事件,也同样反映出了身为副农业部长的蔡智勇无法为华社爭取权益。

养燕业者面对非常严峻的问题。他们不只在养燕、燕窝处理上面对技术问题,还在燕窝標籤射频技术(RFID)问题上面对政府官员的刁难,更有业者怀疑有关方面利用这个卡位来垄断国內燕窝出口中国。全国和各州养燕业者不断地举行请愿大会,与兽医局和卫生部举行各种会谈等等都不得要领。

本来,蔡智勇可以充当养燕业者与政府的桥樑,解决问题並能够让马华加分。奈何此事正在胶著无法解决的时候,他却每天「不务正业」地针对雪州政府与达南之间的土地问题不断举行新闻发佈会,进行不实指控等等。养燕业者目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蔡智勇究竟如何帮助他们呢?

马华不断通过软硬兼施的方式向华社拉票,但是在处理不少事务中却突出「当家不当权」的窘境。试问这样要如何引起华社选民共鸣呢?

丘丘 says:

在这个大选随时举行的当儿,马哈迪接受《法新社》专访时​声称改革开放政策将导致极端主义抬头,又指首相纳吉必须​表现强硬.

这样的言论所要传达的讯息非常明确,就是煽动大马来人主​义情绪,准备在大选输了玩臭,制造混乱,浑水摸鱼,像巫​统在1969年513玩弄的手法那样。

大家可以察觉到,随着大选脚步越来越逼近,马哈迪也越来​越频密地发表言论,而且的言论越来越极端,眼看巫统形式​越来越不利,马哈迪不惜激化种族关系,让国家种族关系倒​退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巫统就是靠513种族暴乱单方面​撕毁独立时各族达致的社会契约,实行以大马来人主义为中​心的政策。

nkkhoo says:

Old man forgot bullets in Middle East still fail to stop ppl from standing out against the dictators.

Jess says:

擁有投票權的國人,尤其是來屆大選的300萬首投族,必須團結一致,證明給敦馬看,馬哈迪主義回歸,不僅將會被選民拒絕,而且選民也將透過票箱清楚告訴他,這場大選與種族無關,而是為了一個團結、和諧、公正、進步的未來馬來西亞奮鬥,所有的貪污、朋黨與濫權都將被遺棄在歷史的垃圾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