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ogin

教育 >>>

玛拉和公共服务局的海外奖学金是亏大本的政策

事实一: 只有百分之十六的海外奖学金得主学成后归国履行合约。

事实二: 每年政府耗掉20到30亿令吉在海外奖学金。

事实三: 土著学生占海外奖学金的86%份额。华人和印度人要丐求才勉强分配到14%的余渣

从2003至2007的统计数据显示大马政府耗费130亿令吉用于海外奖学金。国阵政府每年耗掉二十多亿令吉来培训数千名大马人才,倒头来是替西方国家如美国、英国、澳洲等做嫁妆的亏本生意。不要忘记,这些西方国家还是土著权威组织眼中的反回教国家。

这些数百亿流向外国的外汇应该好好利用来改善国内大专学府的教学素质和设备、建立一条通向吉兰丹的现代化高速大道、资助穷人学生上大专等等。

马大图书馆管理员曾告知我马大图书馆一年只有八百万马币的发展资金。个人觉得这数目远远不足以支持迈向世界一流大学的愿景。

即然马华怯于巫统的淫威不敢提出废除玛拉和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的建议,本人不妨越俎代庖大声呼吁国阵政府废除所有海外学士文凭的奖学金。

政府的海外奖学金应只限于资助某些学科如纳米学的研究生深造和以任人唯贤制公平挑选得奖者。

The nkkhoo.com comment board with Facebook account.
Ling says:

一位拉曼生给会长的信也是她的心声: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你经常说我们拉曼生应该要感恩政府设立拉曼让我们接受高等教育,还说随着政府宣布承认拉曼学院的74项课程的文凭和高级文凭后,广大的华裔和拉曼毕业生将受惠,值得高兴。作为拉曼生的我想告诉你,我是拉曼生,我感恩我有独立思维的能力,懂得分辩是非,我知道过去政府实行了许多错误的政策,让我们这些莘莘学子毕业后还要每次带着你们套上的感恩论,别忘恩负义阴影,继续在社会为生活而挣扎。

当年,由于固打制,也由于政府到现在不肯承认统考文凭,最终导致我和其他众多学子一样无法进入政府大学,当时我埋怨,为何我国有如此不公事件,我是外劳吗?不是,我是马来西亚公民!但是那口口声声说自己建国有功,反对党什么都没做的马华却否定了我们这些马来西亚学子的地位。好了,从我踏入马华所谓的门户大开给华裔学子的拉曼学院再到拉曼大学后,不断脸青青的缴付着昂贵数十千的学费,其实这和外面其他大专没什么差别,你说没关系,没钱,我们可以“地下钱庄”你,那时候只是苦学生的我们哪里会想那么多,再穷不能穷教育,借钱读书不是吃喝嫖赌,为了教育,借就借吧!

借钱,有借有还,那么就是自费,既然是自费,那么我们还要感激马华什么?感激他们无法争取消除固打制,让每个马来西亚学子能够接受公平教育,然后假装好意的开间大学给你读,又假装慈悲的借钱给你读,让你出来社会前就已经背负债高筑台的行政费及利息,再感激他们让你花钱后寒窗苦读却得到一张几十年后要不是大选要到了派糖果才承认你文凭的“恩典”?

这个国家的政策错了,我们看到,要求改源头,执政者却盲了,给你一些“补偿”还要你感恩,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安华在演说时高喊免费教育那么受学子们拥戴、拉曼生听完双王辩之后气氛得烧文凭、为什么陆续很多拉曼生在面子书上写着我不是马华栽培的拉曼生。是不是有了拉曼,就可以继续让更多有资格的华裔子弟进不了政府大学;是不是有了拉曼,就可以没有建设性的继续高喊叫民联建幼稚园;是不是有了拉曼,就可以继续证明马华栽培了许多不被自己承认的人才?

如果说拉曼是马华为了安抚被政府大学拒于门外而建设的产物,拉曼生要感恩马华的话,更讽刺的说一句,拉曼学院创立于1969年,拉曼大学创立于2002,在这之前我们要感恩谁?再套用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还未出世论”,1969年,我还没出世,所以马华建过什么学校与我无关,我不知道,然后后一代的人也可以说,2002年我也还未出世,马华为华教或华社做过什么我不懂?对于许多人才外流到星加坡,那么他们是否都要感恩星加坡除了提供奖学金、大学给他们就读,毕业后还留住他们在新加坡工作?

蔡细历的“拉曼生感恩论”到底还激怒了多少个拉曼生,其实他自己也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