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ogin

教育 >>>

华小被马来右派分子指责为国民不团结的罪魁祸首

华小一直以来与国小同样采纳被教育部批准的课程纲要,华小生从没被灌输仇外的种族主义。

马来极端分子辩称学校使用不同的语文教学是种族冲突的原因。这论调其实是在颠倒是非,下面是现实里使用单一语文政策而国民之间存在严重分裂的例子。

– 泰国一向来是单语教学,但人民分裂为恶斗不断的二大派系,红衫军和黄衫军。除了政治因素外,乡区和城市居民的经济差距扩大是人民分裂的主要导因。

– 台湾是推行单语教学,但汉族习惯以本省绿营和外来移民蓝营的身分投身在不同的政党作斗争。

为什么华小能吸引5%的非华裔学生就读假如华小是培养华人极端分子的温床?另一方面,设施和师资较优越的国小能吸纳多少非马来人呢?顶多不会超过5%!

以各种名堂打出的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的种族隔离政策把马来西亚人民分为土著和非土著是国民分裂不团结的根源。

不论是从华小或国小源流的非马来学生一上中学就开始体会到种族歧视的不公平政策。例如,

>学校的团体和运动活动有意或无意以种族身分来区别,例如马来学生玩足球,华人学生玩篮球,印度学生玩钩球等等。

>学校集会只用回教祈祷是完全不尊重非回教学生的宗教感受。

>学校开始以土著或非土著身分来决定谁有资格获得援助金,奖学金,进入全寄宿学校等等。

>历史课本只强调马来人的丰功伟绩,其他种族的贡献轻轻一笔带过。

华小学生上国中时都能跟马来学生和谐共处一同学习五六年说明华小生是开明和不排外。为什么到了大专学府,种族两极化更突出明显?各种族学生只生活有自己的小圈子里,国小毕业的华人学生也不能例外。

假如全寄宿学校,预科班和玛拉大学的录取继续采用国阵的种族主义政策,单一语文教学的”1Sekolah”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马来右派分子的隐秘议程是想透过”1Sekolah”,向天真和单纯的小学童洗脑无条件地接受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团结在马来人是主,其他人是仆的关系基础上。

执政的政客们千万不要学鸵鸟般把头埋进沙堆里自我欺骗,只要还有一天大马的国民是以土著和非土著来区分,什么”1Sekolah”单一学校,国民服务,”1Malaysia”都改变不了种族两极化不团结的长久问题。

国阵或民联当政也好,只要马来西亚有马来人为主,非马来人为仆的种族主义政策存在的一天,大家可以谈论为什么会这样、会那样至太阳下山,牛群已回栏睡觉都是得到一个结果,即是大马人的处世做人观念一直会不知不觉被种族主义影响和主宰着。

更多: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37815

The nkkhoo.com comment board with Facebook account.
稀稀 says:

[申办私立学校财务须稳定]
 
慕尤丁回答:“在申办私立学校程序上,(教育部)纳入的考量包括营运者(pengusaha)拥有稳固的财务来源,师资须拥教育领域资格,须选一个良好地点运作。”

慕尤丁指出,新学校的设立须获得地方当局的支持,且符合相关批准条件,以免发生问题。

“教育部根据需求,不时的努力准备完善与足够的教育设备;根据仍在生效的法律,被允许成立的教育机构包括政府学校、半津学校与私立学校。”

慕尤丁也说,政府在开放政策下也允许另两种学校开设,即落实国家课程纲要并以国语为媒介语的私立学校,与落实外国课程纲要并以英语为媒介语的国际学校。

逆流 says:

很抱歉的说一句,如果马华真的为华教争取到应该有的利益我没话说,但事情偏偏就不是这样。马华为华小争取到那一丁点的拨款,几片地来建华小及让华小搬迁,让不懂的华文的老师到华小来职教,这就是为了华教?我想那不尽然。如果让华小“国小化”,让关丹独中使用“国文教学”,那么有朝一日所有华小与华文独中都会变制成为国小与国中,试问这样之前的拨款与建校是不是等于拨款给了日后的国小与国中呢?这根本就是为了“建立”国小与国中来铺路吗,只是费一些功夫与时间来兜圈子让现在的华裔同胞没那么快感觉到以后将失去华小与华文独中的痛苦吧了。所以华小与华文独中能否继续生存下去,我们是否应该支持董总,华裔同胞们真的自己要想清楚。马华与董总只能选一是事实,我选后者因为我知道我还是华人。

Jeff says:

白小董事会被篡夺,夺权当地。
请游览YouTube。“出卖华教” 铁证如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Fe-JJK39M0
維護民族權力。护根运动 !!!
为华教不分政党,不分国界,同胞们不要放弃!
避免白小历史重演。来届全国大选,华小校地,新村命运,就在你我手中!

綠秋 says:

我看到是926集会是诉求华社对教育的不满,没有看到有什么反卖华的行动,实在不明白这个CD一直强调华社要卖华消失,过去一直强调他们是代表华社,今天说华社要卖华消失,我觉得这些领导人应该反省了,如果一个代表华社的政党都得不到华社支持,他们是不是应该集体辞职然后以谢天下。

80年代的22华社诉求结果导致茅草行动,今天这个臭鱼头面对被提控,真是大快人心,下届大选后,该轮到CD蔡去监狱拍给人推屁股的6级sm的色情片了!一定大卖!

月月 says:

巫统部长赞同董总的926诉求,马华副教育部长不敢明确表明对诉求的立场。
华裔同胞可以更看清楚马华的真面目了。

Xiao Hwang says:

虽然民间一直以来要求政府增建华小和独中,但是政府在正式出炉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只端出“维持现状”的回应,却没有具体的增建承诺。

不但如此,报告也强调学生需接触多元环境,因为多源流学校环境单一,不利国民团结。
国阵一天当权,就不会放弃消灭华文教育的恶念!

芯心 says:

【关丹独中批文大曝光!
强制教学媒介语为国语!】

再次证明,马华典当全马华社的利益!关丹独中果然是【变种独中】!

批文阐明,关丹独中的7页批文曝光,除了强制该校必须採用国中课程纲要(KBSM)教学,同时也指明教学媒介语为国语,其他规定也都是与一般国中的大同小异!

这个潘多拉的盒子终于打开了!事实证明,关丹独中是真正的纯种国中,而非魏家祥所说的双轨制独中!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说,既然有关批文阐明关丹中华独中必须以国中课程来教学,那么,该校未来不可能违例使用独中统考的教学模式。换句话说,关丹中华未来不可能按照一般独中的模式来教学,而是根据国中的模式来教学。

针对发佈有关批文的部落客指“整个批文实际上还是受制於1996年教育法令,即使60间华文独中,早已无可避免受制於教育法令,问题是在执行上的宽鬆和严紧而已”的问题!!!

华心 says:

马华最新佳作: 国民型独中

以《国中》当《独中》,
马华又再次企图欺骗华社了!!!

勇华 says:

关丹独中批文曝光: 国语教学,无统考制度!

批文阐明,关丹中华独中的课程模式是以国中课程(KBSM)教学,考试制度没有涵盖独中统考,教学媒介语是国语。

从曝光的批文看来,关丹独中不只不是一间华文独中,而且,还是一所“私营收费国中”。因为,华社需筹募3千万令吉来建校、教育部所批准的这间新关丹“独中”,竟然只可以用马来文教学、也没列入“统考”为学制等等,闹出了“民办国中”的争议。

大家一起share出去….别让真相被掩盖!!

Sadako says:

董总將號召全国各界对母语及民族教育有要求的人士, 响应「926抗议行动」,
到国会大厦提呈抗议书, 促请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引咎辞职。

魏家祥在325华教救亡抗议大会声称被打,过后却说没被打,诬赖记者杜撰新闻,企图推卸责任。

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误导国会议员,因根据《1961年教育法令》仅有140项条文,並没有第151条文,即华文独中数目必须维持在目前的60所一条。

nkkhoo says:

Only Ayer Itam voters can teach this fatty a lesson.

Sweenie says:

926 见!不然以为我们华社好欺负,不要再听他的花言巧语,华社被骗了五十多年,该是醒悟的时候了。

除了捍卫华小董事会的主权之外,更重要的是捍卫华文教育的权益与地位!如果华教地位不保,虚有董事会又有何用?

魏嘉祥和某些华团领导人,一唱一和,重演当年马华诱导华文中学改制的戏码。独中前途堪忧,华社必须提高警惕。

雨欣 says:

再请问方天兴等,教育部不肯修改批文内约束华文独中的条文,却能坐视不理你们任意钻条文的漏洞吗?你不要求关丹独中的批文获得修改,却寻求在批文的字里行间钻漏洞。这种做法,岂非把关丹独中的前途当赌注?

马华卖华是污桶的狗奴才. 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官位, 公然欺骗误导及出卖族群。马华已经没有办法也没足够的本钱和巫统谈判华教课题了,这是事实,我们必须接受。与其坐着等死,还不如将马华放在一边与强权一博,胜了,华教保住,输了也对得起良心。

我们支持“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

ariel says:

Janji Ditepati? 一诺千金?
都过了两个礼拜又N天了,关丹独中怎么还没下文?
早前大大声讲两个礼拜批准的马华领袖都哑了吗?

这“一诺千金”好啊,其中包括“一牛千金”,“一袋千金”,“一艇千金”,“一镜千金”。

芯心 says:

从发出批文到今天已经足足一个月;关丹《中华独中》变成了《变种独中》,
然后现在又变成《纯种国中》!原来谎言这么快就被拆穿!

妖怪就是妖怪!无论如何伪装,都掩盖不了浑身的妖气!

豺狼就是豺狼,无论披上如何珍贵的羊皮,都掩饰不了常常的尾巴!

卖华就是卖华,无论外表多么雍容华贵,都掩饰不了败类的嘴脸!

走狗就是走狗,无论说得如何冠冕堂皇,都改变不了吃屎的天性!

华心 says:

老蔡的变种功力还厉害过变形金刚!

shirley says:

馬華仔叫我別看契約該看政績。因為這份華教契約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年前老馬還在做首相的時候。17年,都已經換了3朝首相。換了四個馬華總會長。

好吧!別看契約,哪就看看馬華的政績。別說17年,就說四年前大選前,黃家定等馬華領袖和巫統領袖上星洲頭版跟華社拜年送大禮。四年已過。大禮何在?

Frida says:

“契约” 變 “共识”?

马华是否「典当华教」?

造成’變形’独中?

yonghua says:

DPM’s janji tak ditepati?

副首相慕尤丁承諾(4月5日)並由吉打馬華負責安排的664萬令吉吉打州華小撥款,截至昨日(6月18日)仍未匯入吉打華小董事部戶頭。

支票撲空???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96855

nkkhoo says:

Already 16 billion deficit in year 2012, print money is only option to deliver promises before GE.

shirley says:

nkkhoo应该提醒MCA加速發落所承諾的撥款!!!!

勇华 says:

慕尤丁说,设立私立学校,包括独中和国际学校等学校,需符合教育部的”政策”及遵守相关”条件和标准”.

马华签了典当华教的“契约”是接受污桶”政策”,”条件”和标准”?

nkkhoo says:

Chinese school’s syllabi are leaning to Malaysia all the time except the math is tougher than Malay school.

How about international schools? Do they learned Malaysia history?

Jayson says:

马华签了典当华教的“契约”是存在的?
如果这“契约”真的存在,魏家祥会否天真傻到丢官离开马华吗?

如果说马华坚持“契约”是不存在的,为何申办独中一事,马华仅留下一句:无能为力。
关丹独中的复办能会“胎死腹中”?

五十年来政府没有放弃贯彻单元化思想指导下“最终目标”的教育政策,政府一心一意想推动单元化的教育政策, 以”1996年教育法令”条文腰斩华文教育?

私立英校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慕尤丁却说教育法令没有阐明增建华文独中的条令,那么,这些私立英校都是违法的吗?新山宽柔中学获准在古来设分校,不就证明了教育法令没有阻止增办独中吗?

事实证明马华典华教权益, 不只对华教毫无帮助,也使问题复杂化,影响华教的发展。
在华教课题上,马华確实经常「吃死猫」! 所有的死猫都不是来自董总,而是巫统的首相和教育部长拋给马华!!!

政府应该走出单元化的迷思,抛弃历史的包袱,推倒那写满傲慢与偏见的围墙,清洗那充满歧视与轻忽思维的头脑,改弦易辙,尽速批准设立新独中的申请,从而真正展现一个大马的实质精神!

Ong Goo Kang says:

如果魏家祥和蔡细历诚心维护华教和母语教育,就必须立刻质问副首相慕尤丁和首相纳吉,为何两名国家最高领袖以及身为前任和现任教育部部长,竟然针对“契约问题”口供不一,查明究竟是谁在欺骗华社?

Baki says:

Wee Ka Siong tried to evade the issue of the ‘secret pact’ by saying in jest that ‘my father has not met my mother and I was not born yet’.

Such MCA leaders have shamelessly claim to represent the Chinese community for 55 years, yet insulting the chinese by making comical statements over such an important issue like chinese education. Maybe car plate bidding is more important to MCA?

Instead of confronting Umno on this issue, MCA chose to hit out at Dong Zong. We shall put another nail to MCA’s coffin in the coming GE.

Yonnie says:

通過“325抗議大會”, 華社告訴國陣:教育是華人最關心的課題, 發出了救亡的呼聲。華裔傾向於支持董總, 支持及捍衛華文教育的情操。
華小這數十年的待遇,症結確實在於國陣政策。
然而馬華喜欢用“政策與技術” 的借口来欺骗華社, 繼續拖延, 造成華裔對國陣政府没有信心。

非國民學校面對的問題,不只是師資不足,還有學校不夠、硬體設施殘舊等等,校方必須靠民眾的捐獻才能辦好教育。若在政治上,華小與淡小不能和國民學校“相提並論”,至少也應公平,因為大家都是這個國家的公民,有權享有同等的教育資源。

三十多年來,華小一直面對各種困擾,現在大選即將到來,國陣政府才推出8大措施,難怪很多人心存疑問,也阻擋不了累積數十年來華裔對國陣的怨氣。假如國陣繼續採取大選到來才宣佈建華小、搬遷華小、撥款及處理華小問題的做法,不可能爭取到華裔選票。

Yonnie says:

‎1986年,政府派遣不谙华文的行政人员担任华小高职,董教总担心此举会使华小变质,发起天后宫华教救亡大集会,结果1987年引发我国最黑暗的政治大逮捕行动—茅⋯⋯草行动。

董教总当时强调,该课题并非种族课题,“我们准备接受任何种族的老师,只要他拥有合格的华文资格”。

过后的25年来,董教总诸公一直活在白色恐怖下,逐渐向马华国阵靠拢,不敢再展开任何稍微激烈的华教斗争运动,每年只有低调带着独中生到林连玉墓前凭吊与忏悔!

25年后教育部再次静悄悄派遣不谙中文教师到华小,在公民社会意识日益强大,人民敢敢走上街头的这个时刻,难得董教总觉醒,敢敢再次硬起来,我们又怎样可以让“325华教救亡大会”失声!让巫统马华笑话?

大是大非当前,暂时摒弃前嫌,大家“325华教救亡大会上”不见不散!

就让325这一天,让一开始就想通过政策消灭华教的巫统,以及这些年来卖族求荣做帮凶的马华更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