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ogin

外劳和就业 >>>

依赖外劳是朝向高收入国家的主要障碍

柔佛地不佬外劳不满外资硬盘厂方的罢工和扰乱使国人大开了眼界。

第一疑问是一间工厂为什么聘用多达五千的外劳,外劳到底占了工人总数的多少百分率和为什么政府大方无限制开放低技术劳工市场?

从另一方面来看,开放五千劳工职位给外国人直接剥夺了五千国人的就职机会。大马失业的低阶层国人转向犯罪行业以求存如售买盗版CD,摩托抢掠,非法停车看守员等等的几率相对增加。

第二疑问是为什么国人拒绝在工厂打工?

外劳的增薪诉求已回答了这疑问。其中一項訴求是把月薪調高至546令吉,目前他們的月薪只有420令吉。

大马资方和老板动辄把聘请不到本地人的问题推诿给本地工人的工作态度和挑剔选择工作。事实上是工厂的工人薪金低到离谱,根本应付不了日常生活的基本开销。

中国如深圳早已实行最低薪金制来保障工人的福利。一个最新例子是深圳的福士康(Foxconn)电子代工厂的工人的最低薪金已提高到大约一千令吉左右。

大马政府要让本地的工人的福利被资方剥夺到何时?

第三疑问是为什么政府允许低技术的外资来大马投资?

大马人口少是不再需要劳动力密集的工业,以低薪金引进三百万外劳对大马的劳力发展和工业升值化是百害无一利。除了每年损失外国劳工寄回国的几十亿美金外汇外,大量外劳涌进本地社会也是人力资源部长所形容的一颗计时炸弹。

结核病再出现在大马是外劳引进来的一个典型的社会问题,还有非法罢工如地不佬外劳的罢工事件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工作文化。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4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