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ogin

旅游和世界遗产 >>>

Muar heritage building preservation seminar briefing (In Chinese)

The seminar discussed on whether or not to preserve the Chung Hwa Primary 1’s old building in the down town of Muar city.

Several thousands Chinese residents were gathered by Japanese Imperial Army in the basket ball court (at the below first picture) and a few hundred of them picked out by the Japanese spies as pro-China supporters. All chosen residents were then gruesomely executed in the Parit Bakar. More than a hundred remains were unearthed after World War 2.

Photo is taken from http://class61chhs.blogspot.com/

保留社区古迹形塑社区集体记忆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51624

日前由麻坡中华公会和麻坡中化校会友联办的‘保留中化一小古迹Yes or No’座谈会,吸引了逾60名民众前往聆听。而在座谈会进行前,大会也进行了一个致敬仪式,以在华教节中悼念族魂林连玉导师。

主办当局之一的麻坡中华公会主席林得元表示,当晚座谈会的题目‘保留中化一小古迹Yes or No’其实只是一个引子,主办当局其实想唤醒麻坡人对大马路至五马路,仍至整个麻坡战前建筑物的关怀。这些战前建筑物往往因为社会变迁可能废置、单元化的政策、养燕、被改建,以至失去了建筑物原有的特色;甚至已被推倒。这是国家和(麻坡)华社无形资产的损失。

林得元也以马六甲古城和槟城乔治市申遗成功,同时旅客如炽,说明古迹保存和经济发展是并行的,并希望麻坡人在经济发展的可能中,更关心麻坡的文化和古迹的保存。

麻坡人谈麻坡古迹历史

同时也是麻坡中化中学校友的主讲人郑名烈,探讨的方向是‘麻坡华裔的开荒到兴学,谈历史古绩保护的重要性’。郑名烈表示,麻坡的开拓和港主制度有关。最先来到麻坡开埠和维系港主制度的,起初是潮州人。他们在麻坡河流域成功的种植了胡椒和甘蜜。这些潮州人当中,蔡大孙是其中的佼佼者,成了当时麻坡首富,并建立了地方贸易发展象征的麻坡大巴刹。尾随潮人其后到麻坡的是永春、漳州、泉州等福建人。这些闽南人是由于马六甲闽人陈其贤在麻坡试种橡胶作物成功而来。与此同时,在橡胶成功的生产后,麻坡的经济财富在1910年以后,由潮人逐渐转为福建人。

麻坡人由种植业引起的经贸膨勃发展中,在宗祠庙宇中办起了血缘性的私垫教育,分别是最早期的永春私垫、泉夏私垫和潮州私垫。这些私垫教授的四书五经。其后,这三间私垫合并成中华学堂,继而成为柔佛州第一间正式的华小‘中华学校’,并在1923建成了至今尚为保存、有别早期草顶木墙的现代化泥砖建筑物‘四维堂’。

同时,中华学校所教授的课程,也变成了当时时局所提倡的‘西式教育’。在这些转变中,麻坡人成功的突破了籍贯情结,甚至领先槟城(槟榔屿),办起了不分方言族群的教育。

接著,郑名烈针对麻坡拥有高达59间(已搬迁1 间至新山)华小的‘盛况’提出其见解。麻坡许多华小由福建人所创立。福建人从事橡胶业所形成的零散聚落,其实和福建省多山的地理环境而形成的农村类似;同时,由于当时许多从事橡胶业的殷商如张开川、郑文炳、郑友专等人也身体力行承办教育,加上许多胶工卖胶汁的捐献,因此麻坡的华小散落在麻县各处,甚至相距不远。

抗日期间,麻坡筹赈的抗日义款位居东南亚之冠,这让原本已潜伏许多台籍间谍的日本极为不满。因此,在日据之后,日军在中化一小的四维堂进行的大检证,并把许多前述的张郑等抗日殷商屠于麻属巴力峇九。中化一小四维堂随后成为日军仓库。

郑名烈随后表示,中化一小古迹(主建筑群为四维堂和九思楼)其实是麻坡华人过去的历史记忆;而中化一小古迹所围绕的,是许多即有麻坡人先贤先辈的过去。他因此要求麻坡市议会立法保留麻坡中化一小古迹。

Continue reading >> Muar heritage building preservation seminar briefing (In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