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ogin

种族关系 >>>

黄明志不单是骂粗话的无赖,还是种族主义者

刚才游走了黄明志的面子书,他说他在台北求学时,在911时有去保护回教徒学生免被台湾华人欺负。

他是向回教徒伸出橄榄枝。希望他拿出更多的善意和证据向大马人证明他不是种族主义者。

他的告白也暗示台湾华人是仇视回教徒的暴徒,因为其他华人地方的回教徒在911发生后是不需要被保护。

他的另一个帖子说伪卫道人士可以不看不听他的<呐>短片。女校长发表种族言论时在场的学生顶多几百人。黄明志是否忘记全球的人都有机会进去Youtube,不小心现场看到<呐>的短片。

不知到底是谁的行径更邪恶?

本人一贯的立场是黄明志是无赖骂粗话的种族主义者,而女校长是“文明”的种族主义者。

至于到底是谁先挑起种族争端,女校长或黄明志或更早的其他人不是一时半刻说得清楚。我看到是女校长的种族言论引起华人不满,然后黄明志的《呐!》短片激起马来人的不满反弹。结果是种族的争端更升上一级。

黄明志以一首低俗和贬低马来人的歌曲使种族争端课题火上加油,也算是一种破坏种族关系的行径,即使他不是主谋也是帮凶。以常理来说,若包青天再世,他也不会先献上一首《呐!》给待审的疑犯。

纳粹思想的华人赞扬黄明替华人出了一口鸟气,就不分皂白挺一个口臭的无赖。

马来女校长当然有错在先,纳粹思想的华人从那里学来的文化教养,别人犯错就可以目无法记公开侮辱别人的人格。你以为是文化大革命的时代?

国阵政府慢吞吞不采取行动对付女校长就可以合理化黄明志高唱屌歌。假如政府决定不对付女校长,华人是否可以合理化拿巴冷刀用私刑去砍死女校长?

一句话,没大脑!

还有白痴问为什么本人不去谴责女校长?

答案是本人的修养还没有贱到要用粗话去屌一个女人。即然我不去屌她们二位女校长,又不能动手用私刑杀人,唯一能做的是等政府采取法律对付女校长。

我不是政府,不要浪费时间问本人为什么执法出现双重标准。

生话在法治的国家,华人要谴责女校长也要通过民主合法的手段,例如,文明的文告,文明的短片,示威,在国会动议谴责女校长等。

问题是几个华人有胆量走上街头示威抗议? 躲在网上扮英雄大声呐喊的华人倒是很多,敢学习支持”Hindaf”的印度人站出来,大声抗议政府执法不公的华人有几条啊?另一个问题是议长会接受动议的提案吗?

华人沦落到要依靠黄明志用低俗和以牙还无的屌歌来表达不满,大马华人还有希望吗? 不用等马来人开口叫华人回去中国,有本事的华人早就去寻找另一天蓝天白云的天空。

真的能骂出一个春天来?

真正有希望人的是黄明志,他名气已够大,要赚个三五百万令吉也是湿湿碎!